山海皆可平

深夜真香

迟瑞×牧歌
迟瑞的病娇强制禁断爱可以放到现代来,把牧歌小天使养大然后吃掉,牧歌在学校里受欺负回家也不说,迟瑞把人抱在怀里亲着哄着才问出来,再去学校把对方收拾一顿

牧歌高中毕业要上大学了,迟瑞不让,除非牧歌给他生一个宝宝。牧歌不想被当做金丝雀困在迟瑞身边只好答应,每晚都红着脸主动往迟瑞身上蹭,然后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虽然恶俗但是真香。

【巍澜/心沉】有男朋友了不起啊

挑衅三连:天冷了,你有男朋友吗

                 有男朋友了不起啊

                 不好意思,有男朋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一)

 
冬天到了,自从大庆的热水袋作用被赵云澜发掘出来以后,特调处每个人都以”能抱一会儿大庆”为荣。 
 
于是,大家开始暗地里较劲,比谁能更多地撸到大庆。 
 
高端玩家林静作弊,研发了结合猫薄荷和小鱼干的喷雾,大庆无论做人做猫都抵挡不住这种诱惑,一直往林静身上扑。 
 
郭长城是特调处唯一承认大庆副处长身份的人,不敢造次,楚恕之看不下去的时候会直接掐住大庆命运的后颈皮把黑猫塞给郭长城。 
 
祝红柔软的怀抱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加上小鱼干等各种零食投喂,大庆能在祝红怀里窝一天。 
 
就连汪徵和桑赞有时也会摸两把黑猫。 
 
赵云澜就很气。大庆这个猫崽子居然胳膊肘往外拐,把他这个正经主人忘在脑后。 
 
于是赵云澜追着大庆满屋子跑,企图吸猫。 
 
这种竞相吸猫的狂热情绪在沈巍下班去特调处接赵云澜时得以抑制。 
 
现在大庆正可怜巴巴地蹲在沈巍膝盖上让斩魂使大人剪指甲,仿佛一尊猫雕像。 
 
赵云澜:感动吗? 
 
大庆:不敢动,不敢动。 
 
沈巍怕赵云澜追大庆的时候会被挠到。 
 
赵云澜看着沈巍低头安静地给大庆剪指甲,突然看开了。 
 
身边有这么好的男朋友,抱什么肥猫啊。 
 
赵云澜伸手揽住沈巍的脖子,整个人都要黏在他身上了,还要再拿毛脑袋蹭蹭。“小巍,你身上好暖和啊,比大庆还暖和。” 
 
沈巍不像往常一样羞红了耳朵责怪一句有辱斯文,反倒把大庆放到地上,握住赵云澜的手,低声问了一句,还冷吗。 
 
祝红冷眼旁观这一切。 
 
有男朋友这么嚣张的吗。 
 
这操作太骚了吧。 
 
大庆我们走。 
 
当然不冷啊,有心爱的人在身边怎么会冷呢。 
 
(二) 
 
岚市的第一场雪来的很突然,中午突然阴了天,雪花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了。下了没几个小时地上就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出去玩雪啦。 
 
何开心牵着阿拉斯加下楼在雪地里打了几个滚,又带着狗去了宠物店洗澡。 
 
回去的时候经过警局,就想给韩沉一个惊喜。 
 
“沉沉,你猜猜我在哪里呀(◦˙▽˙◦)” 
 
不巧的是韩沉正站在窗边看雪景,目睹了何开心的车进警局以及阿拉斯加从车里跳出来一头拱在雪地里拔不出脑袋的全场景。 
 
…… 
 
白锦曦看一个人韩沉对着窗户笑得开心,也看向窗外。 
 
怎么有两只大号阿拉斯加在那里挖雪? 
 
哎那个不是何医生吗! 
 
颜控白锦曦怕何开心在外面冻感冒,急忙就要冲出去。韩沉叫住她,拿上自己的外套,“不用下去了。我先下班了,再见。” 
 
何开心正在和狗子挖雪堆雪人,一抬头就看见韩沉迈开长腿朝他走来。 
 
韩沉心疼他在外面等了那么久,正要把自己的围巾给他围上,何开心却抢先一步把自己宽大的白色羽绒服拉开,把韩沉整个裹进去再抱紧。 
 
韩沉被他孩子气般的举动逗笑了,也伸手抱紧何开心,“你这样不冷吗,雪会刮进来的。”“不冷呀”何开心仰头在韩沉唇角亲了一口,抱着韩沉摇摇晃晃。韩沉也在何开心头发上落下一吻。 
 
白锦曦:你说你俩是不是傻?大冷天的要么进屋来要么回车里,冰天雪地里抱着亲不冷啊? 
 
我看着都替你们冷。有男朋友很了不起吗? 
 


什么都没有的我真冷。

 
心沉的阿拉斯加应当拥有一个正式的姓名。 
 
 


【心沉/巍澜】不好意思,有男朋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何开心编剧设定。隐形巍澜。


欢迎回家❤


“老韩!”白锦曦猛的在韩沉耳边喊了一声。


韩沉正在想晚上回去给何开心煲什么汤,被白锦曦一吓,差点一个过肩摔把她撂倒。


“韩神,我晚上能不能去你家蹭饭啊,我忘带钥匙了。”白锦曦也不恼,笑嘻嘻地凑上来。


韩沉打量她两眼,又重新窝回椅子里。


“我怎么记得你家是密码锁,什么时候需要钥匙了?”


韩沉说着,低头给何开心发微信。“你怕不是又想骚扰我家开心。”


“上次开心老师还让我有空去你们家玩呢!”白锦曦理直气壮地叉腰。“行行行,带你一个。”


既然是开心说过的,那就算你一个叭。


何开心现在是最火的编剧和作家。年纪轻但沉得住气,写出好几个质量很好的剧本,都改成了票房高口碑好的影视剧。年末的时候何开心跟剧组参加了一个颁奖典礼,领奖的时候往台上一站,24k纯美颜瞬间俘获一片少女心,无数粉丝跪求血书“开心宝贝请你自己出演你写的书里的男主角吧!”“啊啊啊开心去演电影吧!”“啊啊啊开心你怎么这么好看啊!黑盾组组长白锦曦警官也是其中一个。


白警官工作时雷厉风行勤勤恳恳,假期里也像其他的女生一样,狂吸何开心美颜,也会因为他写的故事或哭或笑。


一开始白锦曦并不知道韩沉的爱人是谁,直到碰到何开心来接韩沉下班。


然后白锦曦就上了韩沉的黑名单,因为过度骚扰何开心。


“锦曦来了啊”何开心打开门,很温柔地向她微笑。白锦曦双眼放光,暗自搓搓手,要不韩沉在她一定早冲上去抱一抱她家开心大宝贝了。


韩沉体谅白警官追星不易,给俩人一个单独的空间闲聊。


白锦曦看韩沉去厨房了,瞬间从何开心对面坐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开口“开心老师,您打算让沈鬼和赵昆仑在一起吗?”何开心正在削苹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白锦曦说的是他正在写的剧本《万年爱恋》。


这次电视台大胆引进新的播出方式,没有完整的剧本,编剧写一集拍一集,剧情很难预测,每次播出收视率都创新高。


《万年爱恋》快收尾了,沈鬼真实身份暴露,赵昆仑对他又爱又怒,一气之下要分手。剧情卡在这里,距离下次更新还有两周,白锦曦不惜以得罪韩沉的代价也要见到何开心求个心安。


“这个呀,我还没开始写呢。”何开心把削好的苹果递给白锦曦。


白锦曦:突然自闭。


韩沉从厨房出来,坐到何开心身边,和他俩一起聊起剧情来。“这两个人太不容易了,给他们一个圆满的结局吧。”作为合格的男朋友,韩沉认真读过何开心所有的作品。


“好啊,沉沉想看的话我就这样写好了。”何开心给韩沉喂了一块芒果。白锦曦觉得何开心看韩沉的目光就像沈鬼看赵昆仑一样,满眼的爱意溢于言表。


白锦曦:我这算知道结局了吗???开心老师这算双标吗???


白锦曦临出门前就差抱着何开心的大腿哭诉了,“开心老师你一定要给我们鬼山女孩一个交代啊!”何开心摸摸她的头发,笑容温柔坚定,“我答应你。”


晚上临睡前,何开心给韩沉吹头发,突然想起单身狗白锦曦来。


“沉沉,要不我给锦曦写一个专属番外吧,她一个小姑娘单身挺不容易的。”


然后黑盾组就忙着一个连环杀人案。等白锦曦忙完了,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博看看有没有预警。


#电视剧《万年爱恋》 高甜收官


#电视剧《万年爱恋》 沈鬼 赵昆仑


#何开心 《万年爱恋》


#何开心 番外


@何开心V


虽然很舍不得,但《万年爱恋》就要收官啦。沈鬼和赵昆仑的爱情还在继续,这个夏天有你们,真好。


@何开心V


这篇番外送给一位好朋友,赵昆仑和沈鬼有彼此,以后,你也会有你的MR. RIGHT.你要等他,等他跨越漫长的时空,来握住你的手。




韩沉:小白你知道吗,我们开心为了安慰你单身才给你写的番外呢。


白锦曦:我怎么突然就不想知道了呢?


【巍澜/心沉】天冷了,你有男朋友吗?

(一)


沈巍醒的时候天还没亮。冬日的清晨天灰蒙蒙的,适合睡个回笼觉。


他把赵云澜伸出被窝的胳膊塞回去,掖了掖被角,再起床穿衣。


身边的热源消失,赵云澜闭着眼在被窝里扭来扭去。


可是家里没有热水袋一类的东西啊。沈巍在家里找了一圈,目光突然锁定在正在熟睡的大庆身上。


对不住了,今天给你炸小鱼干。沈巍摸了摸大庆油光水滑的毛,托着猫肚子把大庆抱起来,塞进赵云澜怀里。


大庆厚实的皮肉在此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热乎乎暖乎乎且乖巧老实,赵云澜搂住这一大团甚至在大庆身上蹭了两下,又安稳地睡着了。


好景不长,卧室里就打起来了。


“啊啊啊老赵拿开你的咸猪手莫挨老子!”


“死猫你怎么到我床上来了!小巍呢?”


沈教授及时赶到并把已经开打的一人一猫拉开。


没有了温暖厚实的大庆,被窝又变得凉嗖嗖。


赵云澜往床里面挪了挪,凹出一个风骚的姿势,拍了拍枕头,“黑袍哥哥来嘛~~”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沈巍露出贪澜的笑容。


赵云澜:???


“不是,小巍我就是想让你陪我睡个回笼觉,你别扒我裤子啊!”


(二)


何开心很怕冷。


空调地暖都已经打开了何开心还是觉得冷。


韩沉看着何开心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打哆嗦,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开心,你是发烧了吗?”韩沉起身要去找药。


“没有啦沉沉,我就是怕冷而已。”韩沉看着何开心还在抖,开始考虑每天早上带何开心晨跑。


“来,傻狗过来。”阿拉斯加正安静地趴在韩沉腿边,何开心拍了拍胖狗的屁股,阿拉就一下子扑到何开心身上老实地趴着。


何开心埋脸深吸一口狗子,抱着超大型暖水袋继续工作,还不忘卖惨,“冷啊……”


韩沉可算看出何开心的小把戏了。


他放下手里的书,张开双臂,“开心,抱抱吗?”


何开心果断扔了阿拉然后像一只阿拉一样扑进韩沉的怀抱。


沉沉的怀里好暖啊。




希望大家都有男朋友,也有猫和狗。


请问您要来一个机长吗?

拢龙的制服美貌使人激情爆肝

飞行术语参考《冲上云霄2》

航空公司AU

(一)

“Good morning,priest0408, tower south,clear to line up runway 07R”

“line up runway07R,priest0408”

“priest0408,wind 080 degree ,10 north,clear to take off runway 07R”

“clear to take off runway 07R,priest0408”

“good luck.沉沉再见!不要忘了想我! 爱你!”

……

“何开心!塔台通话的时候不要闲聊!”韩机长正在设置飞行参数,听到一声沉沉彻底无语了。

他看了一眼邻座沈巍,沈机长正憋笑憋到发抖。

每次韩沉起飞前和塔台空管确认起飞指令,只要是何开心值班,韩沉一定会听到各种花式表白。

“何主任也是很喜欢你舍不得你才这样会这样的啊,你要好好珍惜人家。”沈机长确认了一遍各项参数,拿出长辈的样子拍了拍韩沉。

韩沉突然想起这次和祝红她们乘务组一起飞,也就意味着赵空少和沈机长在一架飞机上。

韩机长心生恶寒,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还没等韩机长反应过来,沈巍就开了内线,“云澜在吗,可以过来给我一个吻吗?”

“来啦来啦!”

沈机长露出一个王者的微笑。

何主任和沈机长假公济私的本领真是不相上下啊。

(二)

在意大利降落后天已经黑了。

沈机长带着整个机组成员出海关,制服墨镜小皮箱,大家都是最靓的仔。

沈机长和赵空少早就手拉手出去玩了,祝红和汪徵出去购物,只有韩沉窝在酒店和何开心视频。

何开心还在塔台值班,不过那边已经是凌晨了。韩沉看他一心两用,一边聊天一边调度飞机起飞落地,不忍心打扰他,哄着人去休息一会儿。

“你让林静来替你一会啊。”

飞机维修师林静:???

后来还是桑赞来替何开心。何开心趴在休息室的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还没来得及挂电话。

韩沉看着何开心安静的睡颜,隔着屏幕亲了一口自己的男朋友,“晚安。”

(三)

沈机长去训练基地找沈面。

到的时候沈面正从模拟机舱里下来,整个人瞬间黏上沈巍。

“哥我又坠机了!我不要练啦!”沈面在他哥身上各种撒娇打滚。

“你要的东西我帮你买来了。”沈机长把弟弟从身上扯下来,给他一个袋子。

沈面翻了翻袋子里的东西,高兴的就要去亲他哥一口。沈巍不动声色地推远了沈面的脸。

沈面抱着一袋子漫画游戏手办就吧嗒吧嗒跑去找曹光了。

沈面要去伦敦集训三个月,沈巍有一次飞伦敦顺路去看过他一次。

这一次沈面非常警觉,“是不是嫂子没和你一起飞?”“是的。”

“如果嫂子和你一起飞你是不是就不来看我了?”

“这个……大概是吧。”

沈机长再次露出王者般的自信。

【豆东】YOU DO & I DO

豆东的甜饼流水账日常。 一发完


和冯豆子恋爱后,尤东东半年出了两套男式高定礼服。市场反响意外地好,尤东东也凭借后续的设计稿一跃成为服装设计界的黑马,连着几个顶级资源指名要尤东东设计新款。


尤东东的设计水平在线且不断提升,在给公司拿下几个大合同签了好几个模特后,张扬给尤东东开了一个工作室,创立了一个子品牌“YOU DO”。


品牌logo做出来后,尤东东难得醉了一回。


冯豆子对尤东东的饮食上心的很,一日三餐仔细安排,不轻易让他喝酒,怕伤胃。


尤东东喝得脸红扑扑的,眯着眼嘿嘿笑,还不忘了和冯豆子炫耀,“豆子你知道吗,这是用我的名字定的!“ “知道啦。”冯豆子少见的没有和他互怼,好不容易哄着尤东东把酒杯放下,转身去给他盛醒酒汤。


“我等这天真的等了好久啊。”冯豆子转头看尤东东,尤东东已经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胳膊里,都快睡着了。


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大概是每个设计师的梦想吧。


真正的爱情会让人成长啊。


冯豆子勤勤恳恳地跟着冯老爷子学做菜,起初只是心疼尤东东做设计太累,想把尤东东喂胖点,而尤东东不少设计灵感也来源于和冯豆子鸡飞狗跳的日常。


冯豆子把尤东东抱回卧室,用颠大勺的力气掂了掂尤东东,胖了点。不枉冯豆子每天精心准备尤东东的一日三餐。


尤东东不挑食,无论给他做什么他都能很满足地吃完。冯豆子看着尤东东吃完饭幸福地摊在椅子上摸肚子,就觉得他像一只小奶猫,露出肚皮想让主人揉一下。如果这时候冯豆子去蹭尤东东的胡子rua一下他的脸,尤东东也很大度的不还手。


早上有熨帖养胃的粥,冯豆子再准备好中午的便当,这样尤东东在公司用微波炉热一些就可以吃了。晚餐更是可以一周不重样。有一次尤东东随口提了一次同事带来的黑森林蛋糕味道很好,冯豆子就记在心里了。


甜点对于冯豆子来说很陌生,但是男朋友喜欢,重新学也可以呀。


很长一段时间的晚上,尤东东坐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边画设计稿,冯豆子做甜品,打发好奶油后顺手给尤东东喂一勺。尤东东画图画累了就在旁边捣乱,偷吃几个曲奇泡芙,两个人可以斗嘴斗半天。不管实验结果怎样,最后的成品都进了尤东东的肚子里。


冯豆子手艺越发精湛,基本的蛋糕已不在话下,甚至还可以做一些更精致的小甜品。如果中午有时间,冯豆子就做一大份甜点去找尤东东,陪他吃午饭。尤东东给自己留了几个泡芙和马卡龙,其他的都分给了同事,然后给了冯豆子一个混着奶油和草莓马卡龙味的亲吻。


后来连冯大米都开玩笑说冯豆子可以开一家甜品店了。冯豆子说他不想开,他只想给尤东东一个人做甜点。


让尤东东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巧克力爆浆蛋糕。


那天尤东东策划了一场小型的走秀,为了让意向客户敲定最后的产品。还有半个小时开始的时候其中一个模特却联系不上了。


整个工作室的人都有烦躁,尤东东突然接到冯豆子的电话。


冯豆子本来是来送蛋糕的,却被尤东东推进化妆间。这不现成的模特吗。重新打理了一遍头发,把斜刘海做成中分,修容打阴影,换上走秀的展品,恭喜尤东东喜提模特男朋友。


走秀结束后尤东东松了一口气,摊在沙发上和冯豆子一人一口把整个爆浆蛋糕吃完了。


连亲吻都是巧克力味的。


其实后来冯豆子还是开了一家甜品店。


老板甜点师服务员都是冯豆子,顾客只有尤东东一个人。


店名叫“I DO” 。


这是一份是结婚礼物,I DO和YOU DO连在一起,就是一生的誓言。






十三年了
哥哥们要一直走花路呀❤

【巍澜衍生】性感韩沉 在线追夫(番外)

何开心视角

又名《何开心的狩猎日记》


前文见主页


(一)


我觉得我恋爱了。


单方面的。


今天我去阿贤的酒吧玩,碰到一个男人。


他们一群人应该是搞团建,好像有五个人。


那个最高的男人和唯一的女士应该是队伍的领导人,虽然是放松的时候,每个人潜意识下都还保持着防御姿态,应该是警察吧。


那个高个子穿黑衬衫的男人长得真好看呀,黑衬衫开了两颗扣子,好想在他的锁骨上亲两口呀嘿嘿嘿⊙∀⊙!他的侧脸也好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呀╰(*´︶`*)╯。


我去问阿贤那个人是谁,生哥告诉我不要搞他,他叫韩沉,是个警察。


警察又怎么了嘛,我又不是生哥。


好想再见到他呀。


(二)


我昨晚梦见那个黑衬衫男人了,梦见他抱我了!


我不太相信一见钟情,但这次,我想试试。


(三)


我想了一个接近韩沉的办法。


让傻狗扑倒韩沉!这样我就有办法接近他了!


委屈你啦傻狗,明天给你买火腿肠!


(四)


今天我去阿贤的酒吧找生哥,让他找人揍我一顿。


生哥像看傻子一样看我。


我说我要找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到警察局去,去见韩沉刷存在感。


连阿贤也说我傻,他说我可以直接约韩沉。


我觉得不行。万一沉沉把我当变态可咋办。


说不定沉沉会心疼我呢(๑´∀`๑)


幸好阿贤经不住我撒娇,勉强给了我两拳。


然后我就高高兴兴地报警去了。


(五)


今天我如愿以偿的见到我家沉沉了。


他看上去很担心我,但我又不想让他担心


哎呀,好纠结。


但是沉沉说以后要接我下班!


又有机会单独相处啦!


(六)


这几天沉沉一直按时接我下班,今晚上我留他吃饭了。吃完饭他坚持要帮我洗碗,我就站在后面看他。沉沉的侧脸真好看,系着围裙的腰好细啊……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在家陪我吃饭了。


要是我们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何开心加油鸭!!!


(七)


我真的好想和韩沉就这样过一辈子。


(八)


……


……


今天沉沉跟我表白了!


沉沉答应明天要和我去豆子的婚礼!


要和我一起秀恩爱!


我何开心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先不写了沉沉叫我洗澡去了。


沉沉的睡衣好香啊嘿嘿嘿……


【巍澜衍生】性感韩沉 在线追夫(下)

告白有这么容易吗。


生活不易,沉沉叹气。


赵处长循循善诱,“你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气氛正好,感情到位,这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合适的时机?


韩沉突然就想陪何开心去买衣服。


这段时间以来何开心的衣品和打扮极大地开阔了韩沉的眼界,韩沉第一次见有人会将如此鲜艳的颜色穿上身。


还穿的这么好看。


真不愧是我韩沉喜欢的人。


韩沉几次欲言又止。还能咋办,自己喜欢的人,跪着也要好好宠着。


韩沉摇摇脑袋,把这个诡异的想法赶走。


今天韩沉下班早,就早去了何开心的心理咨询室。还有半个小时何开心才下班,韩沉就去写字楼对面的广场坐了一会儿。


今天是个难得的晴天,春末夏初的傍晚阳光依旧柔和,晚风也是怡人的温度,位于城市中央的广场绿化做的很好,空气里都是草地的清新味道。


广场中央有一个大喷泉,周围有孩子绕着圈嬉戏。


韩沉在长椅坐下,看着周围正在亲热的小情侣,就想起了他和何开心的点点滴滴。


从一开始很有力气的胖狗主人,到后来每天晚上的独处,韩沉见过认真工作的何开心,见过被沉沉拉着跑的何开心,见过围着围裙手忙脚乱的何开心,见过打赢游戏手舞足蹈的何开心,还有看了恐怖电影往自己怀里钻的何开心。


原来我们已经相处这么久了。


韩沉对何开心一见钟情,二见起意,日积月累,却想试着共度余生。


韩沉低着头无意识地转着手里的车钥匙,笑得像周小篆说得那样“傻乎乎”。


晚上带开心回家一起吃饭吧,顺便告白。韩沉想着,走向何开心的工作室。


只要和你在一起,都是最好的时机。


“韩警官,我们老板半个小时前走了。”前台姑娘看见韩沉站起来招呼他。


“走了?他有没有说去干什么了?”韩沉觉得不对劲,何开心就算加班也会打给韩沉让他晚点来,怎么可能会不告而别。


“您不用担心,是杨先生来接的老板,他们是老相识了。”


韩沉打了好几个电话何开心都没有接。韩沉回警局等到十点,终于耐不住气让周小篆定位了何开心的手机。


“韩神,何医生在城西路,'飞机'酒吧。”


何开心觉得自己喝的有点多,就在酒吧外坐了一会。今天是冯豆子的单身趴,明天他就要和尤东东结婚了。一个月前豆子就告诉何开心了,可惜何开心重色轻友,把这事忘得非常干净。还是下午的时候杨修贤亲自开车把何开心带过来。


虽说是单身狂欢夜,除了何开心没一个单身的。罗浮生在一边盯着杨修贤,井然忙着给他家值夜班的谢医生送宵夜,蒙少晖要去接章远放学,樊伟也急着回家抱牧歌。


何开心被一屋子的狗粮味压得喘不过气,在酒吧外蹲着看星星。


看着看着就想起了韩沉。


韩沉多么好啊,会做饭,笑起来也好看,愿意听我闲扯,沉沉也喜欢你,但你就像星星,看得见却怎么也摸不着。我用我所有的专业知识也分析不出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可是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啊。


何开心越想越委屈,迷迷糊糊地摸出手机想给韩沉打电话。一打开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正委屈的何开心瞬间清醒。


他想给韩沉回个电话,抬头却发现对方已经站在身前了。


韩沉已经站在路灯下看了很久,看着何开心从酒吧晃出来,蹲在门口装蘑菇,然后像个大扑棱蛾子一样手忙脚乱地回电话。韩沉把笑意憋回去,装出高冷的样子向何开心走过去。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韩沉表情严肃。他借机快速扫视何开心全身上下,没有伤就放心了。


“韩沉,对不起,我记得要给你打电话,但是实在是没空,我一直被他们灌酒,他们还嘲笑我是单身狗!(。•́︿•̀。)”


韩沉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何开心看大事不妙,马上在后面跟上。


“沉沉……”


“沉沉你等等我嘛”


“沉沉我错了,我胃还疼呢”


“沉……”


韩沉猛的停下,何开心没刹住车,一下子撞在韩沉胸膛上。


韩沉低头看何开心。何开心生了一双极美的眼睛,而他又善于运用这双眼睛。他的睫毛又长又浓密,眼尾弯出挑人心弦的弧度,若他稍微皱眉,稍稍嘟嘴,眼里自带出一股可怜巴巴的意味,望着这双眼睛,谁能发火呢。


韩沉叹口气,伸手把何开心搂进怀里。


韩沉一手扣紧何开心的腰,一手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顺毛,生怕一眨眼何开心又不见了。


“何开心,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我怕你又受伤,而我保护不了你。”


韩沉稍微松开怀里的人,认真地看着他。


“何开心,我们交往吧。”


“做我男朋友,我保护你一辈子”


“我们一起秀恩爱,虐他们好不好?”


何开心听的一愣,定定地看着韩沉说不出话。


这孩子刚才别不是喝傻了叭。韩沉有点忧伤。


“嗷韩沉我答应你!我喜欢你!我好爱你!”


何开心回魂,扑在韩沉身上蹭来蹭去,捧着他的脸啾了一口。


韩沉也笑着抱住小傻子,在他发顶落下轻轻一吻。


“沉沉……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说。”韩沉也在他男朋友脸颊上啵一下。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车胎为什么会爆啊。”



为了韩神!!!冲鸭!!!(5)


“拥抱. jpg”


“亲吻. jpg”


“牵手.jpg


“楼上干的漂亮!”


“+1”


“韩神和何医生好甜啊”


“确实”


“真情实感地流泪了”


“白白要加油了呀”


“excuse me?韩沉脱单为什么我也中枪?”


“哎有没有人发现群里咋多了一个人呢”


“周小篆把你拍的单独发给我一份”


“拍得不错。”


“为韩神服务!”


【巍澜衍生】性感韩沉 在线追夫(中)

如果你有一群“狐朋狗友”,那么你的恋情将会变得非常非常有意思。


“那你打算怎么办呀?”白锦曦急于吃瓜。


“就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呗。”其实韩沉心里也不确定,万一一顿饭后他和何开心再也没有理由联系了呢?


可是我还是贪婪地想再见到你,拥有你。


“大家都有什么意见?”韩沉带着些许期待看向黑盾组各位精英。


大家一致看向冷面。“其实……是我女朋友先告白的……”


众人:打扰了,再见。


术业有专攻,韩沉决定请教真·有男朋友的隔壁龙城赵夸父。


“哟,小老弟,可以啊!”赵处长一手拿根棒棒糖,另一只手勾着韩沉肩膀笑得褶子都出来了。


“你说我怎么样才能和他保持长久的联系呢”韩沉不耻下问。


“问得好!”赵云澜猛拍韩沉大腿,“你要在他面前努力刷存在感!”


“虽然当年是小巍先喜欢我的,但是我先追的他呀。”


……怎么肥四!我允许你撒狗粮了吗?


“存在感……怎么刷?”


“你就经常给他发个短信问候一下,经常约他出来吃饭,经常在他面前出现,不就行了吗。”


如果一位警察同志在遵法守纪好公民面前刷存在感会不会引起对方强烈恐惧啊?


还是算了叭。


韩沉还是选择了直接约何开心出来吃饭。一顿饭吃得很愉快,何开心为人风趣幽默,没有富二代毛病。


到韩沉家楼下时,何开心突然站住了。“韩沉,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韩沉愣住。“我是说,我想再见到你。”何开心好看的眉眼定定地看着他,仿佛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答案。


“当然,欢迎来找我。”韩沉心里噼里啪啦放烟花,满心欢喜,抑制不住地笑起来。


没两天韩沉又和何开心见面了。还是何开心自己送上门来的。


韩沉在审讯室外碰到刚做完笔录出来的何开心。


何开心脸上还有淤青,嘴角也擦破了,伤口还在往外渗血珠。


韩沉看着心疼,顾不上两人的关系拉着何开心的手就去给他处理伤口。“你这是怎么弄的啊”韩沉皱着眉给伤口消毒。“没什么事啦,就是来工作室的一个客户,她丈夫把我当成小三了,来闹事,工作室的小姑娘胆子小就报警了。”韩沉一言不发地拉过何开心红肿的手腕给他按摩。“韩沉,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何开心看韩沉一脸要动手打人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开口。


“其实这样的人还会找机会朝你下手的,不如,这段时间我接你下班,为了你的安全。”韩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呀好呀,那就靠韩警官保护我啦。”何开心笑得一脸灿烂,像极了自家的胖狗,如果他有尾巴的话。


韩沉表面一脸严肃,实则内心狂喜,甚至有点想抱住可爱的何开心亲两口。


韩沉每天下午准时到何开心的办公室报道,生怕他在停车场被人套上麻袋揍一顿。偶尔韩沉会留下陪何开心一起吃晚饭,周末的时候两人一起去看画展。


韩沉紧张过度,叮嘱何开心自己在家关好门窗不要随便开门不要大晚上出去溜沉沉否则你和沉沉都可能被拐跑,险些提出“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的要求。就这样,何开心过上了左手胖狗右手韩沉的幸福生活。


赵处长十分关心韩沉的感情生活,特意打来电话关心。韩沉如实向他汇报最新动向。


“干的不错嘛小老弟!”


“那接下来再怎么办?”


“直接告白呀!”